夜雨的猫

小萌新求勾搭w叫我梦喵就好。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

第二十一章 终

  星旧作为最强大的占星师将我的梦境赐予了每一个生命。
  所有人都看见了渊祭肆意将梦魇与仇恨传播,看见了一切一切罪恶的源头。
  在风雪与火焰之中挑起战争的罪恶者。
  在黑暗与光明之中让绝望的花遍处生长的人。
  他们在梦境中一定看到了我,穿着乌黑长袍带着笑容杀死旧神的我,看到了全身涂满鲜血的我。
  冰族的子民看到我微笑着将樱空释操控,犯下滔天罪行……
  三界愤怒了。
  -从以前到现在,罪神只有一个。
  只有我一个。
  -
  -
  愤怒的人民攀上高崖,将我按倒在雪地里,在我的双手和脚踝处栓上锁神链。
  在锁链的碰撞中,我一步步走上了高高的刑场。
  我沉默的看着长枪贯入我的胸膛,感受着撕心裂肺的痛弯起嘴角,开口一阵腥甜。
  “你们杀不了我。”
  “我会杀了你们。”
  我麻木的笑着说,满意的看着民众愤怒的拔出长枪冲上刑场有力刺向我的身体。
  大火熊熊燃烧之间,我终于看到了释,他和卡索坐在一起,面无表情。
  忘了我吧……释。
  我看到星旧将手掌按在心口上向我告别,我又看到了霰雪鸟呼啸着在天空上飞过……
  我再也支持不下去了,在失去意识之前,我似乎又听见了渊的声音。
  “愚蠢。”
  古神一同出生,自然也要一同死亡。
  再见了……释。
  -
  -
  -
  我仿佛又看到了凡世细小的雪花,和睁开眼时看到的……笑的单纯好看的释。
  我的泪水被烈火蒸发。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

第二十章 决
  我孤身前往幻雪神山,戴着从凡世带回来的雨滴石。
  我走过白茫茫的雪地,走过白茫茫的湖泊,最终再一次站在了那个瑰丽腐朽的神殿前。
  一如千年之前,我决然离去时那般华丽。
  “渊祭。”我轻轻呵出声,看着白气从空中弥漫向天空,“渊,别来无恙。”
  渊祭从神殿繁复华丽的弧顶下走了出来,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披散着。
  “祭。”
  我似是看到空气振动,割裂时空。
  -
  -
  -
  在数千年前,我与渊是幻雪神山的神明,带着光辉行走人间。
  上古古神渊祭,是一对双胞胎。
  我在渊前往幻雪帝国后独自坐在神殿里弹琴,看着神殿墙面上光华流淌。
  我看着她改名叫莲姬,眸子里流光万千;我看着她在樱树下跳舞,海藻般的头发上缀满了飞雪和樱花;我无声无息的注视着一切,直到风云再起,我堕入凡世。
  -
  -
  -
  “你变了。”渊轻轻的笑了,“记忆中的你可不会如此脆弱。”
  也不会为了不相干的人付出。
  “那时的你,也不会害我。”我低声说,“作为神明主导下界已经让你失去理智了。”
  渊的笑容灿烂,一如在幻雪帝国时那般倾国倾城。
  “那你,又要拿我怎么办?”
  ……
  “杀你。”
  我又看见了她的笑容,美的惊心动魄。
  “如你所愿。”
  当我长剑直刺时,她没有躲,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剑刃没进身体,血花四溅。
  我的眼眶一阵刺痛。
  “没有人会感激你。”
  “你会死。和我一样。”
  渊的笑声干净,肆无忌惮的携风而去。
  她死了,死在了崩塌瓦解的神殿里。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

第十九章 命运
  当我再一次看到星轨的时候,她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她其实只是个奢望陪伴在哥哥身边的孩子,可是她做的太过决绝。
  星旧又一次入我的梦来,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我知道这一切的真相,可是我不能开口告诉他们。
  我看着他的神色黯淡下去,看着他再一次消失在子夜色的梦幕中。
  “再见。”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哽咽,泪流满面。
  -
  -
  卡索成功的从幻雪神山回来了,可是他不知道,这一切才刚刚开始。他也不知道,当年深深爱着他的梨落为了和他在一起选择了成为“岚裳”,他也不知道当年为他而死的岚裳沉默的变为梨落的模样。
  知晓真相的人无从开口,不明真相者苦苦挣扎在梦境之中。
  那天我独自去了火族王城,看到了最年幼的火族王子,罹天烬。
  在窗帘背后看到他时,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罹天烬有着和释一摸一样的面容。
  他站在那,就仿佛是在落樱下死去的释再度复生,从烈火中归来。
  “罹天烬。”我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
  性情乖张的少年伸手要扼住我的脖子,我轻笑的散成一片雪幕。
  我入他的梦,看到的是一片纯粹的白雪,雪幕之中是无数樱花。
  “幻雪帝国的樱花一开数百年,像是一片粉红色的天幕。”
  “我最喜欢的哥哥是卡索......”
  有谁的声音小声而又温柔的一遍遍重复着。
  我又看到了那个少年,他躺在樱花树下,安静的像一个小孩。
  -
  -
  -
  “释......我来带你回家......”
  -
  -
  -
  我看着樱花飘落,落在他雪白的长发上。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

第十八章 潜伏
  我回来后不久,卡索和星旧都来找过我。
  “我不知道。”我是这么回答的。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卡索。星旧在梦境里忧虑的看着我,我直直看向梦境的最深处。
  “我会救他的。”
  许久我才再度开口。
  
  星旧欲言又止,他的影像消失在子夜色的梦幕中。
  过了几天,卡索自己去了幻雪神山。
  我没有阻止他,我也阻止不了他。
  我的这份力量并没有到必须用的时候。
  
  这份力量是我最后的底牌。
  他从幻雪神山回来以后,变得沉默了。
  他来看了我几次,像是赴死前最后的温存。
  他最终还是决定前往幻雪神山,前往那茫茫白雾之中……
  我很爱卡索,可是我却卑鄙的沉默着。为了最终我的计划。
  月神是个很好看的姑娘,像是一抹最银闪的月光。
  我看着他们前往幻雪神山,眼泪不断的往下淌。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

第十七章 卡索
  我照旧回了幻雪帝国,看着大雪纷飞,樱花花瓣片片飘落。
  “卡索,释去哪了?”我在卡索来到我床前的时候故作天真的问。
  “释……去凡间玩了。”卡索笑容温文尔雅,一如既往的温柔。
  “那他什么时候会回来?”我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继续试探着卡索。
  “清歌,你才刚刚醒来,要好好休息。”卡索笨拙的岔开话题,将几瓣樱花花瓣放在我的枕边,转身离去。
  你后悔吗……卡索。
  
  

  卡索在释死了以后,成了冰族名正言顺王,释的全部灵力让他的长发在一夜之间拖长,再也没有人会和他争夺皇位。
  毕竟……那个为了他幸福不惜一切的少年……已经被他亲手杀死了。
  
  
  卡索很久没来看过我了。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会是这样的结果,我也好,释也好,纵使他是那么的爱释,他也永远无法知道释到底想要什么。
  卡索只是把那些可以很好恢复灵力的药水,那些奇珍异宝往我这里送,可是……他又何尝知道……这些东西在我眼里……不如他在凡间凝的冰雕珍贵。
  卡索,你就是个大傻子。
  我披了衣服,在凡间的小屋里呆了一整天,释依旧是那么安静的睡着,像一个乖巧的婴儿。
  “释……卡索……是个傻子呢。”我呢喃细语,“可是……为什么他要对我说假话……这么多年了……他是真不知道他骗不了我吗?”我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浸润了柔软的棉布。
  “释,请你好好睡一觉。我会解决一切的。”我无比留恋的看了释一眼,转身前往幻雪神山。
  我自然是杀不了渊祭的,但是,按照灵力的多少,我去刺探些情报却相比着稳妥得很。
  卑鄙,我真卑鄙。
  我骗了卡索,骗了所有人。
  幻雪神山里,我看见卡索的母后长发披散,灵力较曾经还要丰盈,液态的水花四溅,标志着一切早已大不相同。
  我……知道了幻雪神山的秘密。
  和这里比起来……幻雪帝国不过是一个玩具,无力而又苍白。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

第十六章 在樱花树下陷入沉睡的人啊
  当幻雪帝国又飘起了新一场的大雪,在星旧的暗示下,卡索终于发现了事实。
  我看见星旧躬身,轻轻的对释说:“释王子,您的愿望,我已经达成……请,开始吧。”
  那晚我入了星旧的梦,听他提起自己体弱的妹妹,和幼时最好的时光。
  “只有卡索被蒙在鼓里。”他的唇角勾起,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意。
  是了,我,释,星旧,婆婆都是知道释的目的的。只有卡索,按着我们铺设好的路,一步一步走向结局。
  我攥紧拳头,日夜无眠守护在释的身侧。机会只有一次,在一切结束前……用我的生命……来结束一切。
  
  
  
  长夜绵绵,如幻雪帝国的大雪,似乎没有尽头,我只是低头看着释沉睡的脸,看着他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
  “等我呐……释。”我低语。
  
  事情按照我的计划一步步前行,那日,我早早跪坐在樱花树下,等待着卡索刺穿释的胸膛,我用全部的法力作为代价,换取了一个法术,一个可以让释被杀死的结果转移到我身上的法术。
  樱花的花瓣散落一地。
  我闭上眼,等待着被刀刃贯穿的痛苦。
  痛苦如约而至,我满足的昏睡过去,任泪水肆意流淌。
  
  “清歌?”释的声音在一片黑暗中传来。
  少年明眸皓齿,站在光与暗的边界。
  “清歌,我要走了。”他声音干净柔软。
  我慌张起身,他笑的顽劣,就像当初和我在树下丢雪球时一样,他摊开手掌,修长的手指间是一枚小小的琉璃:“清歌,你还是算不过我呢。”
  我惊慌失措的将手指探向脖颈,空荡。
  我绝望的伸出手,却只探到少年的发丝。
  发丝飘散开,随空气消散。
  
  我猛的睁开双眼,只看见卡索昏倒在树下,而释……浑身鲜血的倒在雪地里。
  “释……”我手指颤抖得抚上他的脸,只觉得心脏一阵刺痛。
  我跪坐在地上,抱着他已经变冷的尸体泪流满面。
  “为什么……为什么。”我喃喃。
  樱花的花瓣敷上他的脸颊,我久久沉默着。
  带走他,带走他。
  我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一个想法。
  救活他,我一定可以救活他!
  我背着比我高了好多的释,艰难的一步一步走在雪地上,向着远方的人界。
  那里樱花盛开,那里……会有保存他身体的冰晶……
  我将他放在床铺上的那一刻泪水流的更凶了,他的脸色是那么的苍白,让我的心很疼很疼。
  释……很痛苦吧……
  被自己的哥哥杀死……
  我伏在他床边,就像曾经他对我的那样。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

第十五章 梦境与预言
  星旧在很早之前就给我看过梦境。
  梦里释是那只飞舞着的霰雪鸟,卡索是被囚禁在炼泅石上的幻术师。
  梦里的霰雪鸟撞在铁链上,血花肆意飞舞,卡索微笑着坠入深深的无尽海。
  ——“哥,请你自由的飞翔吧。”
  我听见释干净的声音回荡在天地。
  
  梦在这时候烟消云散,恍惚只记得那一片晕染在白中的血红。
  
  
  从那时候我就隐隐猜到了释要做的事。
  他要像前世一样,为卡索这个善良的傻子,付出一切……乃至……生命。
  
  
  释以为我失去意识的那些天,其实我一直守护在他的身侧。看他笑容邪气却又甜美如幼童,看他小心翼翼的戴好眼罩,遮住那只火红的眼睛,乖巧的向卡索问安,看他每天执一捧樱花,撒在我的床铺上。
  我看着他亲吻我的额头,声音柔软如风的絮语:“清歌,再等等。等到一切都结束了……你一定会从那个荒诞又或迷乱的梦境中醒来的……”
  他银白的眸子里闪烁着晦暗的光。
  一切……都结束……
  我终于知道了释的目的。
  他要用生命……成全卡索跨越了一世的追求。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

第十四章 无言无声无法触及
  
  “……不能睡。”
  我的声音低哑,一遍一遍的说着,意识无法阻止的开始模糊,这幅透支了灵力的身体似乎要带着我的灵魂直直坠入深渊,沉重的让我心惊,“不能睡……”
  我不要……不要再让释一个人承担那些……
  “我来……给你力量……”一个少女的声音轻轻的在我脑海中响起。
  力量……吗?
  哪怕坠入深渊,我也想要……想要在释的身边,做那把最锋利的剑,做那面最坚固的盾牌……
  我毫不犹豫的投入了少女的蛊惑。
  身体更沉重了,一阵恍惚,我感到自己仿佛变成了虚无,无处不在,却又怅然若失。
  “你的身体受损太过于严重了……”那个声音接着说,“这是大人让我给你的礼物……用完你最后的灵力,你便烟消云散,或者回到……那副支离破碎的身体里了……”
  声音带着诡异凄凉的笑意,缓缓消散。
  我扣起无名指,直直闯过灼热的火焰,召唤来无数雪花包围释的身体。
  卡索终于找了过来,他的长发在火焰间染上了红色,却仍是那般温润。
  “释!”他的声音有些撕裂,天地之间涌起一片雪花组成的屏障,纷纷扬扬却又毫不退缩的拢在释的身侧。
  “哥……你来啦……”释的声音因为烟气而有些沙哑,他伸出手,指着我的方向,“清歌,清歌她在那边,哥,快带她走……”
  我才发现我的身体旁飘舞着雪花,才发现释扣着的无名指。
  “傻瓜……”我突然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我沉默的看着释被卡索抱着裹在冰雪的屏障中,又看着我的身体被冰雪包裹着与他们一起向殿外离去。
  这样的释……是我这辈子……都要去守护的……
  即使……无法被他看见。
  
  
  我的身体在大火之后被安置在了清灵殿,躺在原先的床上,就像往日一样安静的睡着。
  开始,每日都有幻愈师又或是占星师来来往往在我的宫殿。
  然后幻愈师会告诉卡索,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损坏。
  占星师会告诉卡索,我的星星还在天上好好的。
  其实我就在那里,只是他们看不见。
  释,我会救你的。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

第十三章 火红的瞳仁
  我在火焰之中找到了释。他看到我,有些诧异。
  我清楚的看见他的一只眼睛变成了火一样的颜色,像是燃烧的火焰不息。
  “清歌,你看见了?”他的笑容甜美如幼童,充满邪气。
  “嗯。你……为什么要学习火族的幻术?”我在火光之中直视他的眼睛。
  “因为……强大。”
  “我不是卡索。我知道你在说谎。”
  他笑了,长长的头发飞舞。
  “清歌,你一直都是最懂我的。”
  “所以……释,拜托你不要接着走下去了。”我哽咽着,在火光之中挣扎的要去拉他。
  我看见了他的眼眶红了起来,然后若无其事的扬起我和他初见之时最明艳的笑容。
  “我回不去了。”
  
  火焰灼烧着他的瞳仁,那是他自愿的。我无力阻止。
  可是,释,为什么你不肯扣起手指召唤风雪阻挡那炽热的空气中的火焰?
  我明白他的心思。
  我知道我不能待在这里。
  我抬手用自己仅剩的最后一点力量为他披上一层朦胧的雪花。
  释,你要好好的。
  我感觉自己的视线模糊了起来,声音越来越沉重,膝盖磕在地面,连疼痛也不在清晰了。
  我又感觉我的身子变得很轻很轻,风雪在我身边纷纷扬扬的飘起,我仿佛遁入虚无,只是本能的想要为释遮挡炙热的火焰。
  黑......
  如果我死了,我也想化作雪花包围守护你。
  
  
  
  
  “释!释!”我恍惚间听见了卡索的声音。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

第十二章 岚裳
  岚裳也死了。再不久之后。
  她是深海里的人鱼公主,拥有高贵的血统。
  在梨落的死之后,她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卡索妻子的人选。
  她很爱卡索,人也很好。
  她有着绝美的面容和人鱼一族最优美曼妙的歌声。
  我和她只见过几次,她很温柔,对释和我也很好。
  或许应该说,她浑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她很好,可是卡索的心已经只剩梨落了。
  她的死,是我无能为力才导致的。
  
  那天,释问岚裳,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
  岚裳的回答让我松了一口气,我知道,释不喜欢岚裳,他只是为了得到王位不惜一切。
  我很努力的寻找着法榻之死的真凶。
  我相信释。
  用生命去相信。
  
  幻雪帝国纷纷扬扬的大雪里,我站在释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
  我听见我的声音缥缈又转瞬之间撕裂在风中。
  “对你而言,莲姬,是什么样的存在?”我问。
  “母亲?所有人都这样说。”他的声音冷淡,带着让我心疼的哀伤,“小时候,我也认为她是我的母亲,然后,等我长大了,我终于知道她看我的那种目光是什么意思了。”
  “那是看着掌中玩具的目光,仿佛再说,我的人生,只是她的一场游戏而已。”
  他的声音被天空中霰雪鸟凄厉的叫声掩盖。
  莲姬。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
  “释,等我。”
  我匆匆离去。
  
  夜,一如既往的黑。
  我潜入莲妃的寝宫,在黑暗中潜伏着。
  我看见莲妃拿出一个法杖,站在露台上挥舞着,嘴里念着句子。
  我听到她说。
  “释,玷污岚裳。”
  我的脑袋“翁”的一震,真的是莲姬。一切都是她干的。
  我缓缓将力量集中于手掌,飞身而起,狠狠劈下。
  我看到莲姬绝美的笑容,而一枚冰棱贯穿了我的肩膀。
  万幸的是法术被打断了。
  我咬牙忍住剧烈的疼痛,向岚裳所在之处跑去。
  莲姬没有追上来,只是再次露出倾国倾城的笑容。
  
  “我不怪释。但是我是那么的爱卡索。我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了。”岚裳笑着自杀在树下,在我的面前。
  
  岚裳还是死了,死在了我的面前。
  我的心一阵一阵剧烈的痛着,伴随着肩膀上近乎让我昏厥的痛。
  
  释,原来一直以来,你都在默默承受着这些吗?
  我咬牙走上会清灵殿的路。
  然后我看到了幻影天前,释呆呆的站着。
  烈焰缠绕在他的身上,他犹如操控烈焰的天神,在火与光之中无所谓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又或是尘埃。
  我听见漆黑的夜空里传来他凄凉的歌声,让我的心一阵一阵的抽痛。
  他唱着死亡,他唱着牺牲。
  他唱着命运的轮回已经无法停下。
  
  然后他双唇轻启:
  红莲即将绽放,双星终会汇聚。命运的转轮已经开始⋯⋯请你,耐心的等待。
  
  随后烈焰蹿起,像是盛开在黑夜中的红莲,点燃了整个幻影天。
  释⋯⋯释!
  
  我冲进火里,在火光与炙热之中寻找那一抹白色的身影。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