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的猫

小萌新求勾搭w叫我梦喵就好。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第十一章 崩坏的梦

  梨落死去之后,一切都变了。
  那天晚上,星旧再次来我的梦中找我。这次却不大一样,他给了我一个梦境,那个梦境有着最纯白的雪,在天上纷纷扬扬的飘着,落满了我和星旧的长披风。
  远远的海岸上,是一块巨石。上面一个白发男子被锁链死锁。
  星旧告诉我,这是炼泅石。
  我看见墨蓝的天上,霰雪鸟飞着,盘旋着,鸣叫着。
  我听到巫师的声音,他说,他想要自由。
  他说,来世他要做皇族的王子。这样才有办法给自己自由。
  然后我看见霰雪鸟用力的撞在锁链上。
  血红的鲜血喷涌而出,飘洒在天地之间,壮烈而又美丽。
  男人笑着坠入了海的深处,然后,地上鲜红的血迹燃烧了起来,变成一朵朵怒放的红莲,蜿蜒在皑皑雪地上。
  
  我捂住嘴,扭头看向星旧。
  他的声音飘渺而神秘:“这……便是释王子和卡索王子的前世。”
  ——“如果我爱一个人,我可以为那个人舍弃一切。”
  释在风雪之中回答卡索的声音不断在我的脑海里回荡。
  他的爱,是炙热的,是不顾一切的。
  他的爱,是单纯的,是天真的。
  “你的意思是……这一世,释也会重蹈覆辙……”我声音颤抖,我无法想象那个笑容明媚的少年永远闭上那双有着星辰大海的双眼,留着鲜血死在冰冷的雪地里,乌黑的炼泅石下。
  “我不知道,但是释王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不顾一切。”星旧离开了我的梦境,只留下一片苍白。
  
  释……你究竟要做什么……
  我心中的不安越发的强烈。
  
  等我真正意识到一切的时候,已经晚了。
  那天,释说,他想当王。
  然后,法榻死了,死在了大火之中。
  那天,我去找他,看见他站在大殿的中央,呆呆的望着苍穹,烟蓝色的天,和白皑皑的积雪。
  “法榻是你杀的么……”我轻轻的问。
  “不是……又或是我也不知道。”他没有回头,声音像是孤寂了千年的冰雪。
  “如果不是你杀的,那我陪着你,帮你找出一切的答案。”我一字一顿的说,随后,单膝跪下,“释,你是我的光。我会用生命守护你。”
  他露出淡淡的笑,转瞬即逝。随后眼里只剩下担忧。
  他轻轻拂过自己夹杂着淡红色的头发,在我的面前,扶起我,然后对我说了一句话。
  我愣住了,呆呆的看着他离开了大殿。
  ——一个学会了火族幻术的冰族神,还可以被接纳么……
  我的脑海里回荡着他哀伤的声音。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成了命运的棋子,行走在崩坏的线路上。迷茫,而无助。
   TBC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第十章 梨落之殇

  那之后,我和释常常去凡世玩。
  知道卡索在准备向梨落求婚,我们便在凡世张罗着准备,买了好些有趣的东西。
  像是糖葫芦,像是凡世美丽的红色玫瑰。
  不得不说,凡世有些东西是独一无二的。
  比如,我们正看着的手工制作的糖人。
  我们到底还是不成熟的孩子,也不知道婚礼要准备什么,买到最后,便是张罗着自己觉得有趣的东西。
  而我们不知道,卡索不知道,甚至梨落都不知道,那天的天空不是晴朗明亮的,而是飘满大雪纷纷扬扬遮盖着我们的足迹。
  知道消息的时候,我们匆匆忙忙回到幻雪帝国。一切却晚了。
  那一个月,幻雪帝国下了一场从未有过的大雪,纷纷扬扬,像是要掩埋掉所有的悲伤。
  梨落在那场雪中消失不见了,一起消失不见的还有卡索的笑容。
  他再也没有露出在凡世里那种温暖的笑,再也没有。
  我和释来到冰后前,相顾无言。残酷的话语在冰后悲伤的语调中传到了我们的耳边。
  她说,梨落被化掉一身的法力送到了无尽海的深处埋葬。
  她说,梨落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说,大家不会允许未来的冰王的妻子是一个血统不纯的人。卡索的妻子,只能是海底的人鱼公主。
  我突然觉得好冷,原来这个被我当成家的地方这么的令人难受吗……
  
  “释。梨落死了,因为她没有纯正的血统。那我呢,我也会死吗……”我的眼里带着恐惧,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梨落死了。
  那个有着杂着冰蓝的银白头发的女子,那个会温柔的冲着我们微笑的女子,那个意气风发骑在独角兽上的女子,不见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死了。死在了冰海的最深处,死在了那没有一丝光亮,冰冷幽黑的海底。
  
  我们回来没有见到卡索,只看见了被卡索打败的冰王,他显得比以前更苍老了。也许是因为梨落的死,我害怕着他,只是匆匆行礼便与释离去。
  卡索没有出来。
  释站在城堡的高处,眺望着远方,声音孤寂而苍凉。冷风灌满了他的幻术长袍,眼里弥漫起苍凉的风雪。
  他说,他不想卡索不快乐。
  他说,卡索其实想要的是自由。
  他说,他希望他自由地……
  他的长发被风吹起,夹在风雪中,红色尤为明显。
  他的背影是那么的悲伤,就像……预见了充满风雪的未来。
  我站在他的身后,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梨落死了。
  下雪了。
  风起了。
  一切的一切都开始崩塌了。

@_樱花已逝 
   TBC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第九章 虔诚膜拜的人

  一个陌生的人跪在地上。
  我有些惊讶。凡世在我的印象里往往排斥恐惧着我们这些异类,这个人又是为什么会如此虔诚的跪着,像是叩拜着心底最崇高的神。
  
  “欢迎回来,我们伟大的神。”低沉浑厚的男声传来。
  
  为什么是回来?明明我们谁也没来过这个地方。
  
  等等,是不是释在逃亡的时候来过?
  
  我看向释,目光里充满疑惑。
  
  “我没来过。”他开口,回答了我心中的疑问。
  
  “你……为什么会说我们是神?”我压抑住心中的疑惑,轻轻的问。
  “两位大人,请跟我去寒舍坐一坐,我的姐姐将会告诉你们一切。”他鞠了个躬,伸手做出请的动作。
  
  释拉着我的手,向前走去。
  
  这时候我才发现转化了的释好高,比我高了一个头。走在他的身边,所有人都会认为我是他的妹妹。
  
  呐,虽然确实是,不过,果然还是想当他的姐姐来守护他啊。
  
  就这么想着,不知不觉间我被释牵着来到了樱花林深处的一间小木屋。
  
  “姐姐,神回来了。”男子推开门,对屋里喊道。
  
  然后我和释看到了一位乌发及腰的女子走了出来,微微一愣,微微躬身:“冰族的新神?”
  
  ……
  
  “传说上古时期,有一位至高无上的神,名叫渊祭。传言他有着至高无上的神力,可以操纵星星的轨迹。”女子喝了口茶,一一道来,然后她语气一变,“但是我们一族的都知道,上古时期的渊祭,不是一个神,是双生的两个神。”
  
  “……你,想告诉我们什么?”我问道。
  
  “风云终会遮掩一切,你们的未来之路飘满了雪花。”女子悠悠道来,脸上的笑容神秘。
  
  风雪飞扬,一切都烟飞云散,恍然间我们又回到了樱花树下。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究竟是一场梦,还是现实?
  
  释久久无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飘满雪花的未来之路?
  
  难道真的像星旧说的一样,未来的路,是漫长而悲惨的吗?
  
  ---TBC---
  @_樱花已逝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第八章,他的愿望

  我重获新生的那一天,星旧前来为我占星。
  他的笑容诡异而神秘,让人看不透,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最深最深的梦境。
  释有些担忧地看着我,然后我轻轻的握住他的手,告诉他我在星旧眼睛里看到的梦境。
   梦境·缘起
  白雪飘飘洒洒的落了一地,撒着未来,撒着过去。
  一位白发少年翩翩而来,眼睛像是无尽海的海水,浸着忧伤。
  白雪开始消融,未来的道路开始有了痕迹。
  虚无之中走出一位少女,在冰雪中获得了新生。
  
  我轻轻的问释:“释,你实现了我的愿望,那么,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我的愿望吗……”释轻轻念着,“我的愿望就是你们能够自由幸福的活着啊……”
  “现在卡索有了梨落,我可以活下去了,你还有什么愿望吗?”我扳着手指头,一一数着,偏过头问。
  “……清歌,你陪我去一趟凡世吧……”释望着我的眼睛,纯白的瞳仁倒映着风雪,“这是我的愿望。”
  “好。”我答应道,“什么时候?我准备一下。”
  “现在?”他抿嘴一笑,倾国倾城。
  我一时看呆了,反应过来后点点头。
  他拉住我的手,一个幻影移形来到了凡世。
  白色的头发在凡世格外惹眼,释也不喜欢喧嚣,我便提议去我出现的山林间逛逛。
  释微笑的同意。
  笑容里带着隐忍的哀伤。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真正的愿望,不是回到凡世逛逛,而是,回到凡世的那段时光,那段虽然有火族的人追杀,却可以时时被卡索抱着,待在卡索的披风下,和我谈天说地。
  那时候有风有雪,却比在华丽的刃雪城里要快乐自由的多。
  很多年以后,我抱着释,跪在冰冷的雪地里哭泣,常常会想,要是当初我明白他真正想要什么,会不会一切就不会发生。
  
  山间的溪流,草丛中的鲜花,我凭借着自己仅剩的记忆,将释带到了樱花树下。
  凡世的樱花,没有刃雪城里的那么长久。
  就像人与神相差甚远的寿命。
  释抬手,召唤出风雪和樱花瓣一起飞舞,粉红与雪白洒满了整个天空。
  “咚。”然后,我们听到了身后传来的人体撞击地面的声音。
  警惕的转身,释甚至已经将释放幻术的手势结好,等我们看清了身后的人时,我们有些惊讶的收回了马上要释放出去的幻术。
  那是一个跪在地面上,虔诚的膜拜的人类。
   TBC
@_樱花已逝 
  
  

污水凶杀 「累死作者系列」

  污水的凶杀

如占标签,致歉。
  Day 1  污水全员出游,遇到大雪,不得以在别墅旅馆住下。
  第一个死的是白烛森,她是摔下山崖死的,当时和她在一起的雨旋神情很不自然。宇说傍晚看见雨旋拿着一把刀比比划划。
  Day 2
  田中被杀了,他是被刀贯穿心脏而死的。宇宇和无游想到了雨旋,推开门发现雨旋似乎精神崩溃了,眼神溃散,拿着刀便要自刎。无游扑上去抢下刀。污水全员赶到,经过讨论觉得把雨旋安置在白烛森的房间里,把所有可以伤人的器具都收到厨房。这个建议是初北提出来的。
  Day 3
  今天没有死人,但是气氛凝重的令人恐惧。水笔,梦喵,宇在花园讨论,透明在田中的房间里。初北和残绫在厨房煮菜,a和辉毫不在意的样子大大咧咧的在客厅打牌,无游去看雨旋,书签在山崖下寻找白烛森的尸体。
  Day 4
  维可是第四天来到这里的,迟来的维可见证了书签尸检的过程,检验完,书签说是多出粉碎性骨折,脑出血致死。同时,白烛森身上有很重的酒味,浑身就像是在酒里泡过一样。在她身边,维可发现了许多奇怪的棕黄色碎片。
  Day 5
  山路彻底因为大雪被封了。污水的众人无法出去,手机也彻底没了信号。
  无游去看过雨旋,去找透明的路上无游遇见了宇,他的左手拿着一个怀表状的东西,手机里隐隐有着令人沉醉的音乐声。
  在田中的房间角落,无游发现了几个奇怪的字符26--Zero H B D。  梦喵被水笔看到变成猫在半夜偷偷摸摸的溜进田中的房间。但她什么也没有说,因为她也在半夜出门了。
  Day 6  初北死了,是为了残绫去拿药的时候死的,残绫因为发烧无法动弹在桌子底下看见了凶手的身影,高高的,有点眼熟,但是她怎么都想不起来。
  梦喵说她在半夜看到书签去了厨房。
  宇突然跑来说白烛森的房间门坏掉了,里面有奇怪的人影在高处。
  污水全员除了发烧的残绫,打开大门,发现了上吊自杀的雨旋,高高的吊在高处,奇怪的是太高了一点,桌子上有一封遗书,遗书上用颤抖的不成样子的字写着:
  我杀了初北。  烛森……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梦喵似乎发生了什么,她拉了拉水笔的袖子,她很害怕,浑身发抖,她提前回了房间,却又在半夜去了水笔那里,过了很久才离开。
  Day 7
  梦喵死了,她挣扎了很久,整个房间都洒满了血。
  她的尸体被几把刀悬空钉在高处。
  水笔很惊讶的样子,但有些出人意料的镇定,她提前回到了房间。
  维可分析:杀死梦喵的应该就是梦喵怀疑的人。
  那么,梦喵怀疑谁?
  Day 8
  维可在床底下找到了梦喵不知道什么时候塞进去的笔记本和田中的电脑。  笔记本上写着:26--Zero H B D=0824  0824是透明的生日。紧随着是田中的名字。写的很草,最后她似乎还想写什么,可是被打断了,只写了“com”大概是个英文字母。
  无游发现水笔在院子里喃喃自语,自问自答。声音很不对劲,维可知道以后让无游不要担心。
  Day 9  辉死了,身上有奇怪的猫爪印。与此同时,大家发现梦喵的尸体不见了。
  水笔和维可进过梦喵的房间,房间里画着一个奇怪的阵法。
  无游知道了一切。但是并不知道凶手是谁。
  Day 10
  a的房间棍子上有血,像是重击了什么。他说他看见了梦喵,宇宇和水笔的神情不大自然。
  Day 11  a在雨旋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怀表。是宇宇的。
  残绫在傍晚自杀了,奇怪的是宇宇也死了。
  维可和水笔终于明白了田中房间里的提示,她们打开了田中的电脑,里面是污水全员的职业信息,维可是画家,书签是医生,宇宇是催眠师等等……他们找到了一个凶手的线索,可是已经没用了。
  梦喵活过来了,可是她再也不记得之前发生的关于凶杀的事了。她很惆怅,一个人在房间里呆了一天。
  Day 12
  书签失踪了。他的房间里有一件染血的外套,
  Day 13
  书签在失踪一天后,被发现在天台,身旁是透明的尸体,而书签遍体鳞伤。
  a去找梦喵道歉。
  幸存者:无游 书签 梦喵 a 水笔。  Day 14
  复活的阵法不能作用与所以人,水笔也不会画阵法。他们最终知道了一切,可是已经晚了,书签也死了。
  提示:
  雨旋不是自杀而死的。凶手有三个,其中一个是帮凶。
  猫有九条命,但是没有几个人知道。
  水笔一体双魂。
  辉精神正常,但死时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坠楼而死。
  梦喵复活后完全丧失关于凶杀的记忆。
  维可没有嫌疑。
  

逃学可不好「发糖,强行大团园系列」

「伪朱修,࿏只̨言̨片̨语̨卖༙᷃糖ྀ༾。ཀ」占了标签致歉。
  “道理我都懂,可是找我是意欲何为?”少女捏着个易拉罐,一脸无语的看着面前戴着黑紫色面具的黑衣男子。
  “带Zero回来。”面具下的声音通过变声器传出来,与之前的“黑色暴动”毫无差别。
  “Zero不就在我面前嘛。”少女俏皮的眨了眨眼,开了个玩笑,又开口,“得了得了,朱雀,我知道你指的是鲁路修。”
  “真是的。文字游戏我还真是从来没有玩过你和鲁路修呢。”朱雀终于摘下了黑色的面具,熟悉的干练棕发,透出坚毅的绿眸子再次展现了出来,一如从前。一只黑猫看似乖巧的一溜而上,随即一口咬在了朱雀的指尖。
  “亚瑟乖。”少女十分赏识的安抚猫咪,微笑的看着朱雀捂着手,神情扭曲。
  “……啊……百合子,你的Gease是收集灵魂对吧。”朱雀深呼吸,将剩下的话咬牙说了出来。
  “别装了你根本没有杀死鲁路修。”百合子一语道破真相。
  
  少女到底还是出发了。
  尤菲米亚,罗洛,夏莉,朝比奈。四个“死亡者。”
  鲁路修和c.c两个逃离者。
  “亏得朱雀没把鲁路修杀死,不然我都code粉碎了都救不了这些人。”少女坐上魇骑机甲的时候还在吐槽。
  按理说鲁路修和朱雀不应该拔刀相向,心底的感情再怎么忽视也是改变不了本能的。
  作为拥有code的新任主教,以一个一开始就注视着他们成长的人的身份明明白白的知道。
  对于她来说,反正Gease用一次少一次,永生的code也不是啥好事,干脆将gease和code结合,粉碎code济世救人「划掉」,把想要救得人通通拉回来。
  一边驾驶机甲,脑子里一边回想起了与朱雀的谈话。
  
  
  
  “为什么要找回鲁路修?”
  “……因为黑色骑士团需要他。”不坦率的眼神,不坦率的回答。
  “得了,不就是想他了。”
  “……”
“在一起算了。”少女将易拉罐丢进垃圾桶。
“噗。咳咳……”朱雀默默呛到咖啡。
  
  魇骑机甲在回忆间已经在拉着稻草的马车前落下,少女下了机甲,对车夫开口:“喂,逃学可不好哦。”
  车夫抬头,一如往昔少年翩翩。
  
  
  “嗯。”
  
  
  完结。「The END」


车夫党的胜利!!!伪朱修。

关于《我会用生命守护你》

我总觉得我文力全无已经没人看了……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第七章 少年入梦来

  后面几天,释一直没来找过我。
  我躺在床上,胸口一阵又一阵的刺痛。
  对,就这样,让我在大雪飞扬的时候不留一点痕迹的死去。
  其实我很怕那一天的到来,也很怕孤单的死去,躺在冰冷的床上。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自私。我不能告诉释,让他在我死亡的时候悲伤,他的笑容里有太多悲伤了。
  也许,孤单的死去,就是对我欺骗释,隐瞒一切的惩罚。
  我披上披风,离开清灵殿,向雪的深处走去。
  风雪飞扬,卡索留下的结界摊开,环绕着我,雪花被结界弹起,在空中飘呀飘。
  他们的未来飘落着雪花。
  我突然想起星旧的话。
  我望向雪原的最深处,那里什么也看不见,我的星星,就是这么消失的吧……被飘落的雪花一点点掩埋。
  我一直站在雪地里,然后扣起无名指轻轻化掉卡索留给我的结界。
  雪……真美。
  我的身体一阵刺痛,鲜红的血液从唇角流了出来,雪花飘落在我的长发上,飘落在我的披风上,落在我的指尖。
  我微微笑着,眼前开始模糊,然后我看到一双纯白的眼睛,听到眼睛的主人的声音悲伤而又清澈,他说,清歌,你想活着吗……
  “可惜,我不能活着了。”我陷入黑暗之中。
  
  “公主。”还是上次的那个声音。
  “星旧,你是来给我送行的吗……”我微微笑着。
  “公主。释王子有话跟你说。”星旧侧过身子,一个比我高出很多的人走了过来。
  他的眼睛雪白,长发拖在地上。
  我愣住了,然后我看见他露出一个清澈甜美的笑容,轻轻的说:“清歌。”
  “释……你转变了?”我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释,呢喃。
  “清歌,我找到了让你活下去的方法。”他的笑容清澈又哀伤,雪白的瞳仁望向我的内心深处,“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我的手指触碰上释的手掌,温温的暖暖的。
  “会很痛。我会抱着你的。”释的眼里有一丝犹豫。
  “我之前在凡世也很痛,不也活下来了吗……”我轻笑,踮起脚亲吻释的眉毛。
  “清歌。你不怕我不是樱空释吗?”他低沉的问到。
  我来不及回答,他已经一掌劈在我的胸口,汹涌的力量不断的涌入我的身体,我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释雪白的衣裳和雪白的长发。
  身体里的力量不断翻滚,一阵绞痛袭来,身体一阵又一阵刺痛夹击。仿佛被数万把剑刺穿身体,被带着倒刺的鞭子狠狠抽打。我再也站不稳了,倒在释的怀中,蜷缩起身子。
  “唔……啊啊啊!”我忍不住喊出声,血液从我口中不断涌出。
  “清歌,清歌……”最后连释的声音我也再也听不见,全世界只剩一阵又一阵的剧痛陪伴着我。
  到底过了多久?我也不知道。
  痛到昏迷,又从昏迷中痛醒。
  直到释的样子彻底从我的意识中消散,彻底迷失在痛苦之中。
  ……
  “唔……”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醒来了,我看见已经长大的释抱着我,低着头看着我,他的眼睛里都是疲惫,却充满了欣喜。
  “我回来了。释。”我亲吻他的眉毛,轻轻的说。
  
  后来,释曾经问过我,你就不怕是假的?
  然后我告诉他,我从来不会认错他的笑容。
  那次,他的笑容灿烂如天边的阳光。
   TBC


蜜汁双更~
对了求你们去汤圆给我凑凑人气好不啦,我推推书嘿嘿
传送门:

http://www.itangyuan.com/book/6845185.html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

http://www.itangyuan.com/book/7285765.html
是鱼,似鱼

http://www.itangyuan.com/book/6639932.html
蔷薇叹

http://www.itangyuan.com/book/7951896.html
游戏美少年

http://www.itangyuan.com/book/6588487.html


http://www.itangyuan.com/book/6577048.html
兰陵王

「鞠躬」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第六章 对不起,对不起

  改变一切。
  我,真的可以吗?
  独自坐在清灵殿,我看着窗外的大雪,飘啊飘,永远没有尽头一样,永远没有结束消散的那天。
  其实,我并不想成为神。
  那样的我,被人害怕,被人憎恨。
  如果是那样,我又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只是永恒的孤寂罢了。
  可是,释不一样,他和卡索,带来了光啊……那是无际黑暗中,唯一的光,给我温暖和希望的光。
  我想要触碰他,我想要陪着他。
  虽然,他的笑总是那么清澈明媚,可是,我分明看见了他笑容里盛放的悲伤与孤寂。
  陪着他。用生命守护他。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在给我希望以后,又将绝望带到了我的面前?
  我的眼眶开始发红,为我即将逝去的生命,和孤独的释。
  
  “清歌。”释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担忧的看着我。
  “……释……你怎么在这。”我匆匆忙忙拭去眼角的泪,低下头,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
  “清歌。抬头看着我。”释的声音听不出起伏。
  “释王子今天很闲吗?有空来关心我这个没有未来的人?”我低着头,努力将情绪埋藏。
  听不到回答,我只感觉周围的风雪已经开始飞扬环绕。释,生气了吧。
  “清歌。”冷冷清清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我的眼睛透过垂下的发丝,隐隐约约的看见释的手握成拳头,释仰着头,语气不善,“你以为……我很闲吗?”
  “……”我只是沉默。
  “清歌,现在哥不再抱着我了,连你也要这样吗……”他的声音微微颤抖。
  “释……”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我不能告诉他真相。
  我看到他的手松开,,左手的无名指扣起,然后我感觉自己的周围笼罩上风雪,却一点也不会冷。
  “清歌,如果我说我不想被蒙在鼓里你会不会告诉我那次转神之后你到底怎么了……”释雪白的眼睛注视着我,里面是一望无际的风雪。
  “释……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我抬起头,用所能有的最平静的眼神看着他。
  “好。”释站起来笑了笑,一如往日清澈明艳,却带着深深的哀伤,“我会知道一切的。”
  他的身影消失在清灵殿,雪花消散在了空气之中,我如同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倒回了床上。
  释,对不起,对不起。
  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没有几天了,你会难过的。
  对不起,对不起。
  我再次想起星旧的话,他说他看不见我的星星的轨迹,那是因为我的星星还未诞生,就已经黯淡着湮灭了吧……
   TBC

【我会用生命守护你】